文物与博物馆学的就业前景是什么呢?

点赞(0) 反对(0) 本站小编 知乎网 2018-01-25 22:11:16 阅读(0)
其实我想问的不只是就业问题,希望得到一个关于高等教育的系统地回答,当然也包括之后的择业问题。下面是我的一些情况:
高二狗,本来目标西北大学考古系,分数推算也可以考上,但后来发现真正爱好是文物方面的,于是现在的目标定陕师。从小爱好,三年级起吧,订过半年的考古,半年的文物,读了十来部论著,不算是0基础。

还望知友能指点一二。
关注者
198
被浏览
125,203

20 个回答

 
题主问的就业前景,各位直接回答好吧。
本人学历史的,不过同学院中有文物与博物馆专业,目前大四,看他们的情况,保研三分之一,多本校,也有去北大的,找工作三分之一,多是双辅修过经济金融的,还有不到三分之一出国了,接着读考古或博物馆,也有转去读艺术史的。当时怕出不了国,专门查了一下就业情况,去典当行鉴定、苏富比之类较大的拍卖行、或是进文物类的杂志社当编辑的都可以。放心吧,什么时候,你不想学了,都可以直接工作的,专业冷门一点,就业竞争也会小很多的。最重要的是,如果真心喜欢,楼主一定要努力往上走,做到金字塔尖尖上,一般的生活支撑不起文史哲的爱好,慢慢会质疑之前的选择,往上学、往上考之后,看到更大的世界,就会明白自己要走的路了。
祝楼主好运!
 
 
 
陕师的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太坑了,喜欢文物的话还是学考古会比较好。
======================================================================
5月4日更新,请大家修正一个对“文物与博物馆专业”的刻板偏见,其实如果该专业的课程设置名实相副的话,其实和历史学的关联并不大。
 
 
 

陕西人?
记得几年前我高考的时候,北大考古系在陕西还是有降分录取的,比其他专业的录取成绩要低20分左右吧。
如果现在还有这个项目,你可以考虑一下。

你今年才高二,时间还很充裕,先不要一上来就把目标定在西大和陕师大,这样很容易局限自身的发展。

BTW,职业和爱好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和学校里接受的教育通常情况下更不是一回事。
所以,不要凭着一腔热情想当然得就去做决定。而是踏踏实实收集各方面资料,知道自己心仪的专业,究竟是在学什么在做什么,人才培养计划是什么。将来毕业以后,可以做什么。这些方面,和圈内的大人还有学长学姐交流交流吧,他们给出的建议比网友更有参考价值一些。

下面的话可能有点现实。
你现在高二,你还小。
我以前和你一样,在高考前想了很多次,我以后要学什么,去哪里,一个个筛选学校和专业。
其实后来分数出来了,才发现,因为分数的局限性,不是我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更多的时候,是我把分数摆在那里,供学校和专业来挑选——如果我不愿意去分数线比我的成绩低50分学校。
不过,有梦想,有爱好,总归是好事。
但是也要切记,梦想不是空中楼阁,更需要脚踏实地。

加油,祝好。
 
 
 

强烈建议不要把爱好当职业。
看到一些阴暗面心情会不好的。
还是自己玩自己的比较好。

决定来认真答题,发答主大一下学期【博物馆与文物精品】的期末论文文字全文来答题。
以下负能量预警。

———引用的分割线———
从“皇后之玺”谈起

摘要: “皇后之玺”因其巧夺天工的工艺、坎坷多难的命运和尚有争议的归属,历来饱受关注。本文认为,此玉玺被江青长期霸占,陕西省博物馆(今陕西历史博物馆)应承担管理失职的责任;其馆长屈从强权,默许对于文物归属妄下定论的行为,同样应受批评。但是,值得注意的,远不止这些。

西汉“皇后之玺”玉印高2厘米,边长2.8厘米,重33克。采用珍贵的和阗玉制成。螭虎钮,四侧刻云纹,印面阴刻篆体“皇后之玺”四字。1968年陕西咸阳市韩家湾乡狼家沟出土,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

对于“皇后之玺”的发现过程,国内对此印的发现者,时年13岁的孩子,和及时上交文物的孩子父亲给予了高度评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于“皇后之玺”发现之后的流传,更多人的态度发人深省。
据众多历史文献记载,1974年9月的一次会议上,听说了“皇后之玺”的江青,追问玉玺发现情形及其下落,表示玉玺是相当重要的。当她得知玉玺收藏在陕西省博物馆时,便打电话给当时正在西安出差的一位中国女领导,要她速将此玉玺找到带回北京。这位领导干部不敢怠慢,立即到陕西省博物馆找来负责人传达江青的话,要他找出玉玺,馆负责人当即领她到“秦汉文物陈列室”看实物,当她看到文物标签上并未标明是吕后之物时,有些不解,陪同的有关专家解释,对此方玉玺学术界尚有不同意见,因此未明确标注。这位领导同志说:那江青同志说是的,那就是的嘛!随后命陕西省博物馆派人将玉玺护送去京,江青见之如获至宝,迟迟不还,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这方“皇后之玺”才得完璧归赵返还陕西省博物馆收藏。
关于这一事件,有记载的文献虽多,内容却极其重复,且缺少相关细节。最值得注意的是,涉及文献都极力渲染江青渴求权力的野心家形象,并对其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讽刺和言辞激烈的抨击。各文献一致认定,“皇后之玺”被江青长期霸占,江青本人理所当然地应负全责。
作者认为,还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1974年9月的一次会议”,究竟是一次怎样的会议?与会者都是哪些人物?从江青有机会追问“皇后之玺”的下落推断,与会者中可能有这样的人:陕西省领导或/和相关领域的学者;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有对“皇后之玺”有所了解的人。
第二,“打电话给当时正在西安出差的一位中国女领导”,这位领导又是何许人也?为何所有的涉及文献都没有提及?很明显,这位领导一定是江青的亲信,但是出身良好,以至于在江青被打倒时并未受到牵连。
第三,“陪同的有关专家”又是谁?是“女领导”的随从,还是江青的亲信?抑或是博物馆工作人员?能查到的所有文献,都没有透露专家的身份,而可能的情况较多;因此,此文暂时搁置这一疑点,对专家的身份不予论证。
此后,开始分析此事件中的关键人物:江青和时任陕西省博物馆(今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
首先,必须指出,江青私占博物馆藏品,是犯罪行为。博物馆是面向社会大众开放的,博物馆中收藏的文物也不为个人所私有。
其次,不容忽视的是,“文化大革命”中,博物馆事业遭到严重挫折和损失,虽然已经在国内外达成共识,但只是几句浮于纸面的空话。对于“皇后之玺”被霸占之事,对江青及其“四人帮”的批判似乎已经成为了定论,仅仅成为其谋权篡位的罪证,成为其被“打倒”的理由。对于这样的事件,又有多少反思?
最后,作者着重讨论博物馆方面对于此事的影响。
第一,我国博物馆长由上级领导机关任命。此种任命方式,与欧美由董事会任命的方式有天壤之别,决定了馆长必须服从上级机关的安排。
第二,对馆长要求,排在第一位的是思想政治素质。在普世价值观得不到认可之地,出现如此规定,不得不令人担忧。
第三,我国博物馆是事业单位,其经费绝大多数来自国家或地方政府的财政拨款。因此,博物馆无法独立于党政之外,权限大大受限。
综上,不难看出我国博物馆自身难以去除的弊病。因此,当江青索要“皇后之玺”时,馆长并没有阻止,便不足为奇了。但是,并不意味着馆长不必为此承担失职的责任。
似乎人们习惯了以“文革”为理由,来逃避责任,或是追究责任。毕竟,那是集权的时代,那是集体疯狂的时代。于是,直至社会公众终于冷静下来之后,承担狂欢代价的,只是“被打倒”的少数人。
似乎人们习惯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古训,于是,面对强权,本能似地屈服,群体性地屈服。米兰·昆德拉在其《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提出了“媚俗”的概念并加以批判,而本文作者认为,群体性的沉默,群体性的自保,是“中国特色媚俗”。
不可否认的是,“文革”期间,关于博物馆的法律可以算是一片空白。经作者查证,并未查到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保护法》的内容①,与之相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于1982年起实施。又经作者查证,1986年开始实施的《博物馆藏品保管办法》①应为《博物馆藏品保管试行办法》之误。而此《办法》由文化部颁发,效力受限,只能予以行政处罚。
回首往事,发人深省;放眼未来,令人忧思。一方面,关于博物馆的法律,立法尚且不完善;另一方面,司法独立长期无法落实,博物馆受到党和政府的严密控制。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特色媚俗”难以根除。在这样一个左手威权,右手享乐的“美丽的1984”,我们作为大学生,更应该勇敢地肩负起社会责任。

注释:
①王宏钧 . 中国博物馆学基础(修订本).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80.

参考文献:
[1]王宏钧 . 中国博物馆学基础(修订本).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朱林 . “江青裙”与“皇后之玺”. 钟山风雨,2005,3:55.
[3]安誊 . 从“皇后之玺”谈起 . 文物,1976,11,8—9.
[4]赵学谦 . 大野心家江青与“皇后之玺”. 思想战线,1977,3:96—98.
[5]王兆麟 . 吕后玉玺与江青 . 炎黄春秋,2004,7:70—71.
[6]陕西历史博物馆(原陕西省博物馆)官网关于“皇后之玺”的介绍.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关键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