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一个人的战争

点赞(0) 反对(0) 本站小编 免费考研网 2018-01-03 20:48:56 阅读(0)
二战似乎是个有些沉重但又带有几分孤勇的词,对于很多二战人来说,他们所在乎的早已不是那颗果实,而是花朵绽放的过程。下面这位二战的前辈讲述了他一年来的心路历程,愿他的故事也能给你一分力量。

二战,第二次为了考研而战斗。这个敏感词汇,相信每个人都不愿意轻易触碰,就像刚失恋的孩子很难再有勇气踏入寻找真爱的河流。

我们刚从第一个前线负伤,经历了失败的挫折,还来不及诉说和沮丧,就要整理心情,准备再出发。

毕业论文设计,招聘市场或网站找工作,各种国家级省级公务员考试,身边同学忙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而我们四处张望、迷茫,乱了阵脚。一时间我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心里反复的问自己:付出到底有没有回报。进而甚至对自己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

此时此刻的我们,就像被狼群追散的羔羊,冷飕飕的站在悬崖峭壁,等待着救世主的降临,告诉自己未来的路在何方。

我们似乎能隐隐约约看到崖底有一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人在呼喊,快跳下来,这里有条生路,有肥沃的草原。

我们面临着十分尴尬窘迫的处境,四面楚歌,没有经济来源,没有房屋居住,没有教室复习,没有了我还是学生的保护伞。

当我们伸手向父母索要生活费时,迎来的是他们的质疑和反对。当我们想留在学校宿舍继续战斗时,得来的是学校一声对不起,你已经毕业了,没有你的位置。当我们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踏实复习时,没有战友,没有堡垒,只有一个孤魂野鬼。

那年,我选择了纵身一跳,因为不甘心。

八月底我辞去咖啡厅的工作,拖拽着两套厚重的棉被、几件旧衣服和秃噜皮的课本,还有还完大学助学贷款剩下的一千多块钱。坐上了去往学校的火车。

到了学校已是晚上,一整天没有喝水和吃饭,再加上拖着行李的疲惫。找到了学校小吃街的一家最便宜的旅馆。

放下东西在隔壁餐厅吃面的时候,才发现我坐的位置是去年我给她过生日时的那张桌子。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第二天去校对面的村子,寻找住处。转了大半天,快把自己转晕了,终于选定了一间月租50元的瓦房,另电费自付。因为房东是老大爷老太太,自己院子里有“压水机”,所以不收水费。

房间大概五六平米的样子,有个玻璃窗,糊着报纸,地上是青砖铺的,砖面已经磨得光滑,渗透着泥土,但并不芬芳,有点鞋巴喇子的潮湿味。

有张三条腿的桌子,还有张木床,床头顶着北墙,床尾顶着南墙。这两件古董,看上去有点像老太太嫁给老大爷时的嫁妆。

对了,还有一个吊灯,昏黄的光线,不知道多少瓦的功率。

重新回到学校的教学楼,已经找不到曾经熟悉的属于自己复习的专用考研自习室,满满当当全是占座的考研书籍和资料摆在拥挤的桌子上。

我拿着数学微积分课本,找了处暂时没有人的位置,从第一页开始看,刚过了不到半个小时,还没有进入状态,大批学生拿着马哲课本涌了进来,接着老师走上了讲台。

已经有人拿着复习资料往外走了,我犹豫了一下,考虑要不要再找个地方,起身打算去图书馆碰碰运气,但是想到那里需要图书卡才能进去,就又坐了下来。

还好,我有足够的耐力,复习起来又有了当年像饿极的孩子想把整个面包一口吃下去的劲头。看到课本上去年拿笔划的重点,熟悉又陌生,恍如隔世又觉得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中午去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看着身边都是有说有笑的小伙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而我却是一个人手里攥着馒头,大口大口的吃着,想着快点吃完回住处睡个午觉。他们无忧无虑的说笑声,刺痛了我的心灵,更是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孤独。

过了几天我就不在食堂吃饭了,学校小吃街有露天小炒摊,午饭和晚饭买一份菜两个馒头带回住处。额外,花一块钱买了个盘子。

我把床头的被褥掀开,露出一块可以放盘子的床板,一摞书为凳。那个时候用的还不是智能手机,也没有什么消遣的方式。无意中在床底发现了一部不算太旧的收音机,估计是上户同学留下的,把新电池放进去,竟然可以收听电台。

以后的傍晚,收音机成了我的朋友,至少它可以发出吱吱的声响。由于不认识其他人,一整天下来也说不上几句话,说的最多的就是买饭菜的时候,“老板,炒个土豆丝。”

在自习室闷久了,每周六下午我会坐公交车去市区转悠一趟,感受下外面噪杂热闹的世界。房租、电费、饭费、研究生考试报名费、买真题和资料,这些已经把带来的钱花销的差不多了。没有钱,所以几乎每次都是空手而归,顶多几双袜子和洗发水。

进入11月底,冬天来了,还下起了大雪,我整天穿着那件旧外套,鞋底子也磨得进水了,每天坐在暖气并不是很足的自习室里,双脚像踏在冷水里一样。

看到别人穿着羽绒服,心里那个羡慕。当时谁给买件羽绒服和新鞋子,我恨不得能喊他一声爷。不用鄂尔多斯的,也不要阿迪达斯的。

晚上就更难熬了。窗户上的每块玻璃都有缝,呼呼的冷风往屋里窜,我用装棉被的化肥袋子糊上,然后每晚把两层厚厚的被子和所有衣服全盖在身上,把头也缩进去。

最最尴尬的事莫过于晚上尿急了,零下七八度,实在太冷了。厕所在院子外,而且老太太晚上把门给锁上。我的天啊,这让我怎么办?虽然是深更半夜的,夜深人静的,在院子里随地大小便也不好吧,那也不是我文明人的行事风格啊。

然后我就专门去超市买了瓶营养快线,主要是农夫山泉瓶子太小了。

整天坐着很少活动,又那么寒冷的天,便秘啊,我的天,会憋死人的。

每天晚上十点,看操场上有人在跑步,我也试着去跑几圈。这一跑不要紧呐,学校大门已经用电动门锁上了。出不去了。只好冒着被电死的危险翻过去,

前阵子看视频有人挤电动门身亡了,现在想想,心有余悸。

到了12月份,已经身无分文了。不对,还有几枚硬币。还好,几个咖啡厅曾共事过的同事慷慨解囊,知道我要饿肚子了。有人凑100,有人凑200。他们本来薪水就很少。

我发现还是同患难过的朋友,更能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援手,他们可能没有学历,没有技能,但有颗实在的心肠。这让我十分感动,有他们的支持,唯有成功,不许失败。

省里新政策,已经毕业的考生不允许在除户籍所在地和省会以外的城市参加考试。我不得不乘车跑到济南确认报考信息和考试。

还好,有个大学同班同学在山东大学复习,借宿在朋友的学校宿舍里。虽然那里离我的考场不算很近。考试的那几天,我住在了那个宿舍的一个空床位。

考试的时候,真的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我努力了,也付出了,再苦再累,我坐在了考场里,答完了每一科的试卷。这就足够了。

初试成绩出来的那天,我的心情没有大起大落,324分,比一战多了31分。比去年国家线和复试线高出了34分。虽然,没有进步太多,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而后,我又回到了咖啡厅打工。白天上班,晚上复习复试的科目。为了营造浪漫气氛,咖啡厅的灯光比较暗。但,不会影响我,那个时候,心中已经胸有成竹。

第二次去哈尔滨,发现冰城更美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