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故事:读研岁月中那些有故事的人

点赞(0) 反对(0) 本站小编 跨考教育 2014-12-12 16:59:35 阅读(0)

我曾看过这样一段话:“人如果找到自我价值,或许生活等级就在上升,快乐的指数里一定包含分享快乐的成分,如果说我的感觉给了我信心,还不如说自己从梦想中找到灵魂。”其实越长大,你越会发现真正的快乐,它总是默默地靠近你,之后,变成血液,在你的全身循环,让人温暖。

  文/ 小七

  我一直想把那些快乐都留住,时间会让人变老,也会把人带走,唯有这些文字可以保存。当我敲击键盘,光阴就这样永恒,不管未来是否变幻莫测,面对走过的二十几载光阴,我们没有理由不勇敢,而我也始终相信,每一个自始至终都坚持的人,一定会快乐。

  老黄的故事

  和老黄相熟实属缘分,因为同在一个系,大学四年里我们没说过一句话。研一是课程最多的,尤其第一学期,教室第一排永远属于那些爱学习的女生,我是肯定抢不到的。在清一色女生中,每次都会看到一位认真听讲、仔细记笔记、常跟旁边女生讨论问题的男生,不错,此人正是老黄。

  老黄对学习的态度,用认真这个词来形容是完全不够的。每天不管有没有课他都会起得很早,教室第一排总有一个位置是属于他的。记得期末考试那会儿,他天天早起去图书馆给我们几个人占座,当我们手里拿着早点,睡眼惺忪,迷迷糊糊来到图书馆时,老黄总会很得意地笑着说到:“我一早五点就起了,现在已经复习完好几章内容了,看看你们……”每当他这样自夸而又鄙视我们的时候,大家总会一顿阿谀奉承,或者溜须拍马,心想,只要你小子给我们占座,爱咋地咋地吧。

  老黄的基础很扎实,不明白的问题他总能给你讲得很透彻,期末那几天,一有不会的我就问他,不管问题难易,老黄总是很耐心,可是等成绩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很对不住老黄,90%科目的分数我都比他高,他也被我戏谑为“低分高能”,但我知道他的功底真的很扎实。《求学•考研》杂志第9期

  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这话也特适合老黄。有段时间,老黄经常在QQ上给我发一段一段的聊天记录,让我帮他分析提意见,我突然意识到,某人的春天来了,虽然那会儿还是冬天。经过我严刑逼供,得知老黄看上的女孩儿,就是上课经常坐他旁边和他讨论问题的那位,我说这小子怎么天天上课坐第一排,原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作为兄弟,这狗头军师的重担必然落在我的身上,素有爱情理论大师之称的我真是为老黄这事使出平生所学,各种套路,各种方案,统统拿出来试用。当然这军师也不白当,时不时蹭蹭饭是理所当然的。可惜结果不像爱情小说中的那样完美,老黄没追上那女孩儿,有情人未能终成眷属,接下来的一段时光老黄就像被阳光晒蔫了的黄瓜。不过他终究还是那个阳光灿烂的他,低沉一段日子后,又振作起来了,现在的他已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了,用他的话说就是那会儿缘分不到,等缘分一到,你想挡都挡不住。

  科研路上的带头大哥

  研二刚开学就特别忙,天天泡在实验室里,因为我遭遇到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更换课题。之前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白做了,现在只能从头来,查文献、做实验、编程、做模拟,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需要经常出差,去项目现场,这时胖师兄出现了。《求学•考研》杂志第9期

  胖师兄是其他学院的博士,跟我们有科研合作。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项目现场,头戴白色安全帽,身穿灰色工作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大眼镜,圆圆的胖胖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博士,一接触,深感人不可貌相。胖师兄为人和善,专业知识很扎实,尤其是现场经验,让我望尘莫及。在现场,不但要调试控制系统,而且需要对设备进行调试,正常运行的设备温度非常高,增加了调试时的危险性,但他却不在乎这些,越是危险的工作,越抢着去做,绝不让我们这些师弟动手,还时不时地给我们讲解需要注意的要点。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在胖师兄的带领下,跟着工人师傅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早上两个素包子一碗鸡蛋汤,中午四个肉包子一碗鸡蛋汤……《求学•考研》杂志第9期

  工作时的胖师兄极为认真严谨,私底下却非常幽默。在现场他干得最多,我们很过意不去,但他说:天天吃包子,我得多运动,不然越长越像包子了。由于分工不同,我需要为相关的控制人员作培训,每次培训都会有个女孩儿主动过来听,时不时地向我询问一些问题,我很是热情地跟她讨论,这件事被胖师兄发现后,回去对我一顿“批评”:咱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正经人,不能对某个女生过于热情,不要让人觉得你有所企图。他说得头头是道,我甚是无语,不过从那次批评之后,女孩儿再问我问题时,我都很严肃,不停地用眼神告诉她,哥是个正经人。

  胖师兄比我大六岁,读博士前他工作过几年。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他总是给我们讲自己过去的事,讲到兴起时,他都会不停地教诲我们要好好做人,踏实做事,认真做学问。经常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看看你们真好,都还年轻着。每次他这样说,我都会笑他:师兄,你确实老啦,赶紧退隐江湖吧,未来是我们年轻人的。

  课题进展得比较顺利,和胖师兄的合作也非常愉快,研二期末的时候核心内容都已完成,只剩零零散散的东西了。这一年很辛苦,辛苦之余感到充实,跟着胖师兄确确实实学到了很多东西,每每想到和他天天吃包子喝鸡蛋汤的日子,都会无限地感慨。最后一次离开现场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不舍,条件虽然艰苦,但这里确是生命之花绽放的地方。《求学•考研》杂志第9期

  我们那逝去的爱情

  步入研三,不得不面对的两件大事——毕业和工作,这也是读了三年研究生需要过的最后两关。大家一见面只问两个问题:毕设做得怎么样了?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大家如此我亦如此,整理数据、写论文;参加宣讲会、投简历、面试,绝对的双线操作。在这重复而又迷茫的日子里,总会有那么几件事划破寂静,掠过心头,让人记忆犹新,念念不忘。

  那段时间没少跟小玲吵架,原因无非就是工作地点的选择。小玲是我表妹的朋友,表妹刚要介绍给我时,我很是不屑,黄毛丫头片子,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但在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切都出乎意料,浅笑嫣然的她一袭白衣出现在铺满金黄落叶的校园甬道上时,我的世界一片蔚蓝,我深刻地意识到:组织来了,我要被收编了。小玲是学舞蹈的,至今也没弄明白她到底跳的是什么舞,好像是民族类的吧,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工作到底在哪。之前我们从没吵过架,自从开始找工作,不管是聊QQ,打电话还是见面,最终的结果几乎都是不欢而散。

  现实的残酷总是让人无法逃避,最终我选择留在北京,而小玲去了一个离我很远的城市。

  签完三方协议的那个晚上,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你决定了?”

  “嗯,留下来了。”

  随后是长时间的沉默,“那你好好加油吧,会有自己的幸福。”

  我苦笑,“你也是。”

  挂上电话,我闭紧双眼,嘴里尝到久违了的咸:我又看到那个深秋的下午,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孩儿,在学校银杏树下开心得手舞足蹈。路尽头,女孩儿那回眸一笑,或许让某个男孩儿魂牵梦绕一辈子。

  白落梅说:感情就像一杯茶,有不同的泡法和品法,有人喜欢清香甘醇,有人喜欢苦涩浓郁。感情也像一出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编排,有人偏爱喜剧的圆满,有人痴迷于悲剧的残缺。不管怎样,我们都希望当老到白发苍苍的时候,会有一个人走出来和你一起,认领年轻时一段刻骨的情感。《求学•考研》杂志第9期

  后记

  如今,离开校园已有一段日子,一切似乎都变得平淡了。前些天给老黄打电话,聊的还是身边的那些人那些事,说是抽空大家好好聚聚,临挂电话时,他还不忘说一句:有时间一起聚聚啊。人生浮华,镜花水月,转瞬即空,好好珍惜。送一份祝福给我的研究生好友们,一定要幸福快乐,当然,这份祝福,也要送给远在他乡的那个女孩儿……

发表评论 已经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关键字

相关信息

推荐信息

头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