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历程:一位老师的新闻专业悲壮考研记

点赞(0) 反对(0) 新浪教育 2010-07-18 12:32:55 阅读(0)
物理与新闻,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我却决定通过考研的方式来完成这样一次转变,彻底地结束我的理科生涯,从而实现我的新闻梦想。也许仅仅这一专业跨越就足以使我的考研之路会走得比很多人更为艰辛,但事实上这只是不利条件之一,因为我已经工作四年了,我面临的除了专业上的生疏以及英语这道坎之外,还必须要承担27岁这个年龄段所要完成诸多人生事宜,而且我不能洒脱地辞职考研,毕竟这样的抉择是一种冒险。所以除了对新闻的一腔热忱以外,我没有任何资,只能是固执地踏上这条路,有点孤注一掷,也有点悲壮。

  为了理想,决定考研

  每一个考研人都会有考研的理由,而在我,很纯粹,为着理想而考研,也许经历过工作的人会更深刻理解这一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们的日子总会坦然地过,在心灵深处不会生出大的波澜,可当真正地工作了,当最初的工作热情消退之后,突然发觉自己没有盼头了,日子从今往后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你会第一次发觉自己年少时编织的那些五彩斑斓的梦想统统破灭了,甚或突然发现人生之路已经终结了,因为前面是你一眼看到头的人生。如果所从事的工作是自己喜欢的,那至少还是快乐的;但如果不是,却因为生存的压力不得不如此的话,也许就必须要思考“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而这也是我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其实我的工作很好,在上海做高中教师,薪水也不错,安稳、有假期,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只是没有人真正地知道我做这份工作并不快乐,我无法用心地把它当作一份事业来做。工作的第二年里迷茫、困惑、挣扎、痛苦,一系列的情愫在我内心深处潜滋暗长,逼迫着我思考着关于人生理想未来出路等诸多似乎虚无缥缈的话题。所以我决定要给自己一个方向一个追求一个目标,我的人生不能这样荒芜。

  复习艰辛,只有我知

  那是2009年,我决定考新闻学的研究生,那点兴趣是在兼任大学校报的记者时养成的。当时混在一堆文科生中间,编辑一直说我的思维很独特,这给我很大的鼓励。所以在结束高三教学任务之后,我决定考研,考研的过程很累,很辛苦,但我很快乐;因为充实,因为每一天我都有一种为着理想而奋斗的豪情,因为每一天我都感受到收获的快乐。

  由于英语基础比较薄弱,我把英语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每一天按着计划循序渐进,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我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就是在出嫁的那天,一般新娘的包是留着装红包的,而我里面放了一本英语单词本,别样的新娘,有时我都被自己的执著感动,因为所有吃的苦都是我自找的。而且所有的苦都必须自己承担,甚至到现在双方父母都不知道我考研,当然也包括我的同事,我是真正的孤军奋战,而每一个礼拜打电话回家报平安都要遭受什么时候生宝宝的拷问,不得不编织各种理由来搪塞,又哪敢提考研之事?

  到了11、12月份考研的攻坚阶段,我真的是身心俱疲。因为做老师,上班很早,7:15就要上课,所以一般6:20就要起床,但白天在学校又不能看书,所以只能下班回家利用晚上这段时间复习,只有开夜车。所以这个冬天清晨闹钟的声音是我听到的最刺耳的声音,什么时候可以美美睡一觉也成了我这个冬天最奢侈的渴望。至于双休日,那可是宝贵的黄金时间,又怎么舍得浪费呢?甚至我记得12月中旬,学校调整时间表,早上由7:15变成7:25,我记得当时拿到时间表的时候我高兴地大叫了一声,因为这意味着我早上可以多睡10分钟,有时候人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

  所有的这一切辛苦我都可以接受,我也可以很好地调整来应付自如,没有人支持无所谓,因为我有信念,我相信厚积薄发。但是还有更多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煎熬和复习当中无法解决的难题,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复习策略是否对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辛苦是否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吃点苦我不怕,但我更想用点巧劲,就像每次考试前我给学生分析一样总可以让他们思路清晰,那时我多渴望能有人给我指点迷津啊,我更不敢想象2010年的春天我可以灿烂微笑。于是我只能自问自答“会放弃吗”,“不会”;“既然不会,一定要考的,那怎么办”“以不变应万变,我不知道到底会考什么,但是我把所有要考的范围都掌握了,不就可以了”,很多时候我就以这样的方式渡过艰难的日子。

  蜜月期,变成考研冲刺期

  最后十天是考研的冲刺期,也是我美丽的蜜月期,请了10天的婚假,开始了最后的拼搏,除了吃饭和必要的睡眠,那真的是彻底全身心投入。即便这样也觉得时间不够用,其实也不觉得苦,因为每一天都在收获嘛,有时候我都想考研才是我最亲密的爱人,你看我跟他形影不离,怎么可以辜负我的一往情深呢?在我年少的期盼里永远都不会想到我的蜜月以这样的方式渡过?直到最后两三天,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种崩溃的感觉,好多东西看完就忘,而且专业课和政治很多都是记忆性的内容,突然害怕我到考场什么都记不得,或者我记得不太熟的那些考到怎么办?这样的想法让自己很恐惧,这样的恐惧让自己更加紧张。

  考试前去看考场的时候头痛很厉害,我半年都没有过的头痛,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极点,我到底怕什么?我尽力了,如果失败天注定我就任命吧!但是那天晚上我还是失眠了,宾馆房间靠马路,大都市夜间的喧嚣在那一时段尽显无疑,尤其在那样渴望睡着的心境下,这样的噪音更加的强烈,我翻来覆去,一会把枕头压在耳朵上,一会蒙进被里,一会听音乐,一会把纸巾塞进耳朵里。不知道这样折腾到了几点,下半夜似乎安静了一些,也真的有点困意,于是迷迷糊糊睡了3、4个小时。那个时候我居然想我肯定会考上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让我快乐地回忆这个痛苦的晚上。我记得王小丫说她每次主持大型晚会之前都会失眠,但晚会的现场她一样的神采奕奕。

  考研通关,理想实现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第一场政治考试,一没头疼二没困倦,还很清醒,我觉得答得很好,这让我很高兴。但下午是我最为担心的英语,我怕自己几个小时的睡眠不足以支撑,但中午回宾馆怕折腾,而且那天考点除了考研之外还有其他考试,没有多余教室可以休息,我转了整个校园就希望找一个可以坐着趴一会休息的地方,但最后还是坐在图书馆的楼梯口趴在老公的腿上休息了半小时,很冷,他心疼地说真是自讨苦吃。

  考英语的时候很紧张,因为它是我的弱项。刚开始做前两篇阅读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而且特别有想上厕所的感觉,真是心慌的不行,最后一狠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后来居然越写越顺,尤其是作文,静心看一下才发觉意思很明了,背的那些模板那些优美的句子统统地冒向了笔端,那一刻我觉得灵魂附体一样,一气呵成,难道是上帝在眷顾我?难道是他被我的执著感动了?

  英语考试的顺利大长了我信心,专业本来就是我喜欢的没什么可怕。由于我自己平时每天上班做的一件事就是看《解放日报》和《文汇报》,然后收集剪接上面的相关评论和专栏,以及认认真真整理了好的观点和话语词句,而所做的这一切不仅在政治上上派上用场,因为那是党报,对很多政策性条文解释很到位。这些在我专业课的写作评论上真是帮了大忙了,我从来没有写过那么顺的文章,真是思如泉涌。

  最终,我如愿的考上了我钟爱学校的新闻专业,为了这一梦想我不知吃了多少苦,受到了多少的埋怨和不解。然而,这些都已化为青烟,消失殆尽,留给我的只有那些无尽充实岁月的回忆,有了这些让我的一生都发生了转变,我可以尽情的从事我喜欢的事业,这是多么美好的啊……

发表评论 已经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关键字

相关信息

推荐信息

头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