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不顾家庭困难毅然考研 老父无奈准备乞讨

点赞(0) 反对(0) QQ考研 2006-12-08 00:55:20 阅读(0)

现在的社会太疯狂了!

王绍臣一辈子最引以为豪的,是在他的四个孩子中,三个有“文化”——两个大学生,一个中专生。照他的话说,孩子们为祖宗争了气,把老天亏欠他的都赚了回来。刚提到儿女时,王绍臣的眼里很有光彩。
 
 

王绍臣是一名“职业乞丐”,16年来,一直在流浪乞讨。“我几乎走遍了半个中国,用乞讨来的钱,把3个孩子送进了两所大学和一所中专。”然而说这话时,王绍臣却很无奈,现在有个女儿大学毕业了,原以为自己这回可以挺起腰不要再乞讨了。但不料女儿作出了一个让全家人惊讶的选择——读研。为了孩子在校园里的幸福,这位老父亲还要继续乞讨下去。但是,这位为孩子讨了16年饭的老人想知道:自己何时才能重返温暖的家?


为儿女上学


王绍臣今年57岁,泗县瓦坊乡人,长期风雨的“侵蚀”,使得他看上去像70岁。王绍臣有3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为了养活家人,王绍臣借钱买了机动三轮车,做小买卖。1983年,不幸降临到王绍臣身上,当他驾车从外地回家途中,遭遇车祸,三轮车彻底报废外,王绍臣还搭上了一条右腿,他残废了,并为此背上了一万多元的债务。


孩子们到了上学年龄,家里却穷得叮当响。朋友劝王绍臣不要让孩子读书了,帮家里挣钱。王绍臣却说:“孩子还小,一定要上学,不能像他们的爸爸,要吃一辈子苦。”卖了全年的口粮后,孩子们有了学费,可是,今后一家人吃什么?王绍臣痛下决心,去乞讨。


“当时我就与孩子他妈商量去广东讨饭。”王绍臣说,把孩子们交付给亲戚后,王绍臣夫妻俩离开了家,来到广东揭阳。“我虽然残疾了,但我还是条硬生生的汉子啊!伸手向别人要钱,怎么好意思?”王绍臣难过地说,为了孩子们有钱读书,他放弃了尊严,向路人伸出了手。妻子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边照看他,一边捡破烂卖钱。为了省下每一分钱,夫妻俩长期吃睡在路边。因为,他们每月都要保证往家里寄200元,否则,孩子们就没有饭吃。


“我在部队时,就喜欢吹拉弹唱。”王绍臣说,他仍觉得伸手要钱很丢人,就动起了“卖艺”的心思。此后,王绍臣在街头拉起了二胡、吹起了笛子,还自编自唱了不少歌曲。为了让别人了解他的遭遇,王绍臣还用粉笔字在地上书写自己的痛苦经历。东莞、广州、珠海和深圳,到处都留下了王绍臣乞讨的身影。不久,妻子因病返回了家乡,王绍臣开始了一个人的乞讨生涯。


600张汇款单


“在外流浪苦啊,但我只要一想到那几个争气的娃,就不觉得苦了。”王绍臣说,几个孩子成绩都好,让他感到安慰,为成绩好的孩子乞讨,并不丢人。“只要孩子毕业有了好工作,我就熬出头了。”就这样,16年里乞讨的王绍臣,往家中寄钱的汇款单就有600余张。


饥饿、疾病、风雨……王绍臣早已习惯,但令他最难忍受的是路人鄙视的目光。一天,王绍臣按照惯例来到城市繁华的街道,将假肢取下放在一旁,趴在地上用工整的粉笔字书写自己的苦难。突然,他听见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假的,全是骗人的,什么为了孩子读书,你不就拿个假肢来骗人吗?王绍臣扔掉粉笔,独自流泪,“我只有一条腿,孩子要读书,我要是有其他办法,绝不会走这条路。”怕孩子担心自己,王绍臣骗家人说,自己在深圳给一家工厂看大门,子女们都信以为真。


2000年7月,王绍臣的二女儿王薇(化名),从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到深圳来看父亲。知道女儿要来,急坏了王绍臣,“如果孩子看到我住在桥洞,一定会伤心的。”于是,在外流浪10年从未住过房子的他,竟租起了房子。


王绍臣的“房子”是客厅改造而成,约5平方米,只能放下一张床,但总算是有了栖身之所。女儿来到后,见父亲住在这里,很伤心。第二天,王薇打算让父亲带自己去看看深圳的风景,但还没等她起床,父亲就已经“上班”去了。王薇独自来到市中心,当她路过深南大道地王大厦前的一个地下道时,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父亲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地上,右腿的假肢放在一边,他正拉着二胡在唱……从不知道父亲在乞讨的王薇,止不住大哭。


王薇是哭着回家的,她在深圳只呆了3天。当家中兄弟姐妹们知道真相后,也相拥而泣,发誓要好好学习,对得起父亲。


2001年,三女儿王慧(化名)参加了高考,达到专科线,她不愿上,要复读。可复读要2000元,王绍臣特地赶到家中与老伴商量,把家里存的麦种全卖了,凑够钱让女儿复读。为了女儿来年的高考,王绍臣又让老伴在女儿复读的学校外租了间小屋,给女儿做饭。安排好一切后,王绍臣返回深圳继续乞讨。


2002年,王慧被合肥某高校录取,接到报喜电话后,王绍臣高兴得流泪。可是接下来,6000元的学费又让他犯了难。整个夏天,王绍臣不顾高温,坐在路面乞讨,一天只吃一顿饭。终于,在女儿开学前,凑够了6000元。开学后,女儿又打来电话要钱。一开始,女儿还吞吞吐吐,王绍臣就直接问需要多少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寄过去。


2003年,家中最小的王东(化名)考上了重点大学,此时的王绍臣没有感到高兴,他觉得自己成了挣钱机器。


老父无奈准备再乞讨


2006年7月,王慧大学毕业了,她瞒着家里考上了研究生。在新学期到来之前,王慧找了工作,可她不满意每月仅千余元的收入,她告诉父亲,她要继续读研。弟弟王东知道后很羡慕姐姐,今年也报了名准备参加研究生考试。


王绍臣很难过,他说他看不到希望了,如果王东再考上研究生,那就意味着他还需要跪地乞讨4年。“我已经离家16年了,当年我身体结实,现在老了不行了。”王绍臣说他很迷茫,现在孩子们获得的一切,都是他当初梦想的,可梦想实现的时候,却没有喜悦。


“我怎么办?”16年来,王绍臣很少回家,他说,孩子们的音容笑貌在他的脑海中渐渐变得模糊。他难过,曾不停地反问自己,为什么要活在世上,难道就是为孩子提供金钱?“可是,孩子都很上进,上学毕竟不是坏事啊?”王绍臣很迷茫,接下来的日子,自己是为了什么活着。


在王绍臣的老家泗县,许多人都知道他的事情。人们都为王绍臣16年来的付出而感动,也痛惜他的儿女们对这份沉重的父爱缺乏理解。当地一名媒体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他在知道这件事后,感到沉重。习惯的接受,让人对爱感到麻木,“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如今,王绍臣决定再去乞讨,他虽然感到矛盾,但还是说服了自己,为了孩子们的幸福,他愿意接受这遥遥无期的等待。再与记者谈起儿女时,他已经没有当初的骄傲,眼神里的光彩慢慢地暗淡下去。

发表评论 已经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关键字

相关信息

推荐信息

头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