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张的12月 我终于战胜了自己

点赞(0) 反对(0) 网友 网络资源 2006-11-12 12:16:42 阅读(0)

  2004年12月,复习进入冲刺阶段,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火药的气息,紧崩的神经似乎随时会断裂。和男朋友独处时,一句很平常的话,也会成为吵架的源头。经常书放在眼前,不停告诫自己集中精神,可书上的字却只是在眼前飘,并不能刻在脑海里。路过报亭时,会性地掏出一元钱,买张新京报,坐在教室消磨掉一个下午,遇到周四,每月1号,16号,更是象过节一样,买上一张南方周末或一本南风窗,一晚上都缩在床上不去。那时,看杂志的态度前所未有地虔诚,一字一句地读,连文章中的错别字都能挑出来,以至于每次和男朋友在一起纵论天下大事时,我比他还能透彻三分。

  望着床头一天天堆高的报纸杂志,强烈的罪恶感终于把那根本就脆弱不堪的神经彻底扯断了。每天早晨出来后就背着书包在校园闲逛,估计男朋友已经去实验室后,我就偷偷跑到他宿舍去看碟。

  但是我的言谈却暴露了自己,天天泡在教室的我,没道理会依旧对港台八卦信手拈来,也不可能单凭薄薄一本时事政治书,就能对国内外大事了如指掌。于是,他突然进入了我的寝室,了已经约有半人高的报纸杂志。看着这么多的杂志,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抱了那些杂志扭头就走。

  第二天晚上,他打电话让我到他寝室。这次是他主动给我放了一部片子《暖春》。无可否认,这是一部相当感人的电影,可我居然哭得收不住声,从头哭到尾。而男朋友在旁边只是看着,并不说话。等电影看完,我面前已经是一堆面巾纸了。“哭过后有没有舒服点?”男朋友问着,递过一份报纸,是那周的南方周末。我吃惊地看着他,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拿着面巾粗鲁地擦了一下我的脸,说道:“我知道你考研苦,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当然明白你的感受,整天都呆在教室肯定不行,适当的放松也是必需的!以后要看报纸杂志,我给你买,不过只能在我这看,不准带回家,也不准私自买,知道不知道?”这番话,自然惹得我又一阵哭。痛快得哭过之后,顿觉整个人轻松不少。

  那以后,我和他达成了默契。我依旧每天都上自习,而他也会第一将每期南方周末和南风窗买给我,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挑两部好看的电影和我一起看。结果,屈指算来,我每周真正上自习的时间不过五天而已,休闲娱乐居然占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但正是在这一张一弛间,我重新找到了最初上自习的感觉,复习效率不断提高。

 


 
发表评论 已经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关键字

相关信息

推荐信息

头条信息